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泉叮咚的博客

太行山的厚重成就了泉水韧性、低调和奔向大海的执着

 
 
 

日志

 
 

教坛风云(一)  

2012-06-09 07:11:33|  分类: 教坛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色的太阳刚刚从海平面上升起,霞光万道映红了大半个天空,碧蓝的大海也披上了一层酱红色的红晕。海风一阵一阵的吹上人面,凉爽爽的。海港那边的轮船发出悠长的气笛声,在1985年夏天的这个美好的日子里,北方小城海城市的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这时候,白雪飞和丈夫张志远一起来到海滨小城海城市,他们要到紧靠海边的一所普通中专学校报到。从这里将开始他们的教学生涯。白雪飞身穿一身洁白的连衣裙,手里捏着一个精致的白色小包,看起来整个人显得小巧玲珑。张志远人高马大,上身穿着一件米黄色的T恤,下面是蓝色的牛仔裤,显得是非潇洒。两个人看起来是年轻又干练,显然他们比同龄人经历了更多的生活磨练。当他们走到校门的时候,特意看了一下校门上的大字——“海城市轻工业经济管理学校”。字迹苍劲有力,一看就是书法家的作品,不是什么领导的题字。门卫拦住了他们问:你们找谁?请登记一下好吗?

白雪飞一听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说:“我们是新来的教师,是来报到的。”

门卫听了,很客气的说:“对不起,你们先登记一下吧。然后再到二楼人事处去报到。”

于是,白雪飞和张志远在门卫的登记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进入校门的原因。门卫说:“不愧是来当教师的,两个人的字都写的这么好!哎,你们是一对夫妻吧?”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白雪仰起脸笑着说。

“很简单,你们的字有夫妻像”门卫大笑起来说。

白雪飞和张志远都笑了,他们很开心。他们对在海城市的新生活充满着信心。

他们沿着校门口的林荫小路一直走到办公大楼。顺着楼梯走到二楼,看见墙上的镜框里,镶着名人的照片了名人名言。他们深切的感受到学校浓厚的文化氛围,为能够踏入教育界而由衷地感到快乐。

在人事处办公室里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接待了他们。

“你好,我们是新来的教师,我们是来报到的,我是白雪飞,他是张志远。您贵姓?”白雪飞快言快语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免贵姓刘。我叫刘美丽。你们坐”那位老师指着沙发说

白雪飞和张志远坐在了沙发上。

刘老师非常和气地说:“考虑到你们两人所熟悉的专业,学校领导经过研究决定,把白雪飞老师安排在统计教研室工作,张志远你在会计教研室工作。具体任务都是教学岗位。你们看还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没有意见,我们服从学校领导的安排。”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刘美丽老师笑了说:“一看你们就是老实本分的人,好好干吧,咱家就喜欢老实人,不会叫老实人吃亏的。啊,今天是星期一,教研室主任都不坐班。你们可以在校园里走一走,看一看,等星期三下午教研室主任坐班的时候你们再上班吧。”

“咱家?”白雪飞有些迷惑不解的看着刘老师。

刘美丽说:“咱们这里都把单位当成家,老师把学校叫咱家;工人把企业叫咱家。”于是三个人有愉快的笑了起来,白雪飞真有一种到家的感觉。

 

星期三很快就来到了,天气很好,不太热。白雪飞这天没有睡午觉,早早来到统计教研室主任办公室的门前。门锁着,主任还没有来。她听说统计教研室主任是东北人人,叫潘亚东,性格特别豪爽。她想:这样的人一定很好相处吧。正想着从走廊的尽头走过一个高个男子,40多岁的年纪,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衣衫。他对白雪飞说:“哈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是新来的白雪飞老师。来的真早呀!我们又有一位非常敬业的年轻老师了。”

白雪飞也学着他的样子说:“那你一定是我的新领导潘主任了。”

“不要叫主任,在我们学校,教研室主任算不得什么官,只是为教师们服务的,叫我潘老师就行了,潘亚东也行。来,请进。你的办公桌在对面那间办公室,老师们还要等半个小时才能来。”

白雪飞跟着潘亚东走进主任办公室。不请自坐的在潘亚东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办公室很简单,一张办公桌和一个卷柜而已。

“白老师,根据你以前在工厂做统计工作这一特点,我考虑叫你上《工业企业统计》这门课。我们这个教研室大多数是从校门到校门的,没有实际工作经验,像你这样在工厂工作了几年的年轻教师是不多见的,啊,你是否可以将你们工厂的统计资料编写一份模拟实习资料给学生用?我们学生下工厂实习往往效果不好,我们打算从下一届学生开始,在下厂实习之前先进行一次模拟实习。”潘亚东一口气说完了他的主要打算,抬头看着白雪飞的表情。

白雪飞沉思了一下,似乎有点为难,她说:“是这样的:我所工作过的工厂情况比较特殊,一是军工企业,生产军用感光胶片的,产品不易被学生理解;二是统计资料是保密的,我来的时候什么资料也没有带,我们都有承诺帮助工厂保密。如果学校教学需要的话,我可以在咱们海城市找一家有代表性的企业,搞些调查了解,搜集些资料,编写一份模拟实习资料。保证不影响下一届学生使用。”

潘亚东听完白雪飞的话,脸上的表情由迷惑不解变成非常高兴,说:“那太好了,这样就要辛苦白老师多做一些调研工作了。”

“这是应该的,既然教学需要,作为教师应该为学生做好准备工作。”白雪飞很谦虚的说。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目前很快就要放暑假了,暑假里全国轻工教育研究学会在我们学校开学术研讨会,研究教材的建设问题。白老师有没有兴趣参加教材的编写工作呀?”潘亚东试探性的问道。

白雪飞早已经得知,在中专学校工作,要从助教干起,晋升讲师、高级讲师等,都需要有工作量和科研论文、著作等作为竞争的条件,所以她赶紧说:“我对写作很感兴趣,愿意参加教材的编写工作。”

“那好,如果有机会,我帮助你争取一下参编《工业企业统计》教材的工作吧。不过不能保证,因为全国那么多轻工学校都要参加竞争,咱们只能争取一下看,结果怎么样,就要看具体情况了,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潘亚东把话说得很活,白雪飞表示能理解。

潘亚东一边说话,一边翻抽屉,找出一份《工业企业统计教学教学大纲》,对白雪飞说:“噢,这份教学大纲你看一下,以前咱们都是开《工业企业统计》课程的,现在统计教育界比较倾向于开《企业统计》课程,你有点准备,咱们有可能也把《工业企业统计》改成《企业统计》呢。听说厦门大学的钱伯海老师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噢,对了,听说你就是他的学生?”

白雪飞点点头。接过教学大纲。

这时候,对面办公室有人开门,他们两人一起走出了潘亚东的办公室。

对面办公室的门已经打开了,有一个年龄比白雪飞大一点的女教师站在门口,她穿着一件花格子上衣,一条黑色的长裙子,白色的凉鞋,手里提着一个方便兜,里面装满了学生的作业。潘亚东对她说:“袁老师,来这么早呀?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来的白老师。”白雪飞赶紧鞠了一个躬说:“袁老师好,我叫白雪飞。”

潘亚东笑着对白雪飞说:“这位是咱们教统计原理的袁华老师,她可是在数学上功底很深的呀。”

“什么功底很深?还不是个小讲师,哪有你这大主任能干呀!什么课都能讲。”他们说笑着进了办公室。

潘亚东指着靠窗户的一张办公桌对白雪飞说:“诺,那张办公桌你用吧。一位老教师退休了。他的办公桌你凑合着用吧。”

白雪飞走过去,看见桌子虽然旧了,但是还很干净,椅子上还有一个垫子,她没有说什么,就坐下来了。

这时候又有四、五个年轻的女教师也陆续走进了办公室,比起袁华来,他们都可以算是年轻漂亮的。

最后一个来到办公室的是一位男教师,看样子有五十岁左右,带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很斯文的样子。

大家都顾不上说话就开始批作业,批考卷什么的,似乎都很忙。

潘亚东说:“老师们,开会了。大家把手头的工作暂时放一放,听我说完了咱接着干。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老师白雪飞,白老师,她来自企业,有实际工作经验,希望大家互相学习,互相帮助。白老师多向我们学习些教学经验,我们向白老师学习实际工作经验。”

白雪飞赶紧站起来说:“大家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大家立刻大笑起来。

潘亚东说:“白老师太客气了,不必客气,来到我们教研室,大家就是有缘分,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吧。我们之间都是很随便的”紧接着,潘亚东就介绍了办公室里所有的教师:“这位是企业统计教研组组长,付文斌老师;这位是方芳老师,教授国民经济计划的;这位是李晓莉老师,讲授统计原理的。那位是袁华老师我们介绍过了,她是原理教研组的组长。这两个是今年新分配的大学生,一个叫孔秋华;一个叫宋晓丽。准备叫他们开设综合平衡统计和商业统计;还有两位去大连学习去了。”

然后,潘亚东又布置了期末监考和毕业生实习报告的批阅工作,他要求全体教师认真监考,不能聊天、不能看报纸等等。还说实习报告的评语要写起码50个字,不能太简单,要个性化,不能千篇一律等等。最后给白雪飞分了十五份实习报告,要求她两天之内看完,并且写出评语,给出成绩。

布置完以后工作以后,潘亚东说他自己还要参加学校领导召开的中层干部会议,就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白雪飞就开始批阅分给她的那些实习报告。让她奇怪的是潘亚东一走,原本很忙碌的老师们都不忙了,开始议论纷纷的谈论学校的事情。

付文斌说:“你们听说了吗?学校要出台一个学生给教师打分的文件。以后你们讲课好不好不是由教务处评价,得由学生说了算了。”

袁华老师第一个对学校的管理表示不满,她说:“学生懂什么,你对他们要求的严格,他们就给你打低分,你对他们要求的松,就给你打高分。这样下去,老师们都不敢严格管理学生了。咱们这个学校呀,该管理的事情没有人管,很多事情都不规范,我在师范学院那会儿,关于学校的各项制度都按照教学规律有明文规定。这个学校总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就说这教学大纲吧,很多课程开了好几年了,也没有教学大纲。咱们企业统计教研组工业统计课和商业统计课是老课程了,连个教学大纲都没有。”白雪飞感觉她说的话是那么尖刻,心想难道她不怕得罪领导吗?这世界上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呀!

身穿职业装的方芳老师站起来,职业装把她打扮的那么漂亮,她显得很谨慎的走到门口关上门说:“背后议论学校的管理问题,还是小心点,不然领导知道了,有好果子吃的。”

“我不怕,反正我也不想当官。”袁华老师很生气的说。

办公室里安静了一会儿。付文斌又说:“袁老师,你刚才说工业统计没有教学大纲,这可与事实不符呀,新来的白雪飞老师手里就有一份工业统计教学大纲呀。我刚才扫了一眼,是咱们学校编写的。”白雪飞一听这句话,赶紧把那份教学大纲放到了抽屉里。她第一天来新单位上班,不想惹麻烦。

没想到袁华从座位上走下来,对白雪飞说:“是吗?这我倒要看一看。白老师,拿出来给我们大家看看。”

白雪飞没有办法了,只好拿出了那份教学大纲。

袁华非常不友好的说:“哎呀—我说白老师,学校还真拿你当盘菜,我们来学校好几年了,也没有见过教学大纲,你刚来,学校就给你一份教学大纲。”

白雪飞心里想,她怎么就好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呢?她抬头看着袁华,没有说话。她感觉自己是一匹小马,刚要过河,还不知道河水是深是浅。

没有想到袁华继续说:“这领导也是看人下菜碟,对待不同的教师有不同的待遇。这位白老师是不是那位领导的亲戚呀?”

白雪飞听了这句话,决定小马过河了,她慢悠悠地说:“据我所知,按照统计专业教育的规律,教学大纲应该是由主讲教师或任课教师在开课以前首先拿出来的教学文件。怎么,你们统计原理的教学大纲也不是你写的?还是到现在根本就没有呀?”

袁华被一个来自企业的教师顶了回来,感觉很没有面子,脸涨的通红,连短发下露出的耳朵都红了。如果谁不知道什么叫面红耳赤,看看袁华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她大声喊道:“你从工厂来,怎么知道什么是统计教育的规律?”

老师们都很想看着白雪飞的表现。

白雪飞脑子里急速的思考:迎上去,不能一来就成了软柿子。然后,她故意慢条斯理地说:“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走嘛,我在厦门大学读书的时候,还帮助黄良文老师校对过由黄老师亲自编写的教学大纲呢。那时候,教学大纲都是由主讲教师编写的。我是来咱们学校当助教的,应该是使用由主讲教师编写的教学大纲吧。”她故意把“在厦门大学读书”几个字说的很重,以表示自己学习的统计学是正宗的。

“主讲教师?在我们学校是谁呀?你们说,工业统计的主讲教师是谁呀?”袁华对着大家发问。

“谁呀,还用问吗?潘亚东自己呗。”付文斌的一句话,使大家陷入了沉默,袁华也回到座位上。大家都忙着批阅实习报告,直到下班也没有人在发表什么议论。

 

回到家以后,白雪飞见到张志远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样?同事们好相处吗?顺利吗”

张志远说:“第一天上班怎么会知道同事们好不好相处,不过感觉领导对我很信任,让我参加《会计原理》教材的编写,是由轻工出版社正是出版的。”

“那安排你讲什么课呢?是《会计原理吗》?”白雪飞急切的问。

“是。听说大家都喜欢讲原理课,下学期新生多,原理课也特别多,教研室主任朱一德就安排给我讲原理,看来他对我是很关照的。”

接着,白雪飞就把自己在半天的工作中遇到的事情给张志远讲了一遍。

张志远说:“你这样锋芒毕露的样子,不利于以后和同事们相处,你应该反映迟钝些,看看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再表示态度也不晚。”

白雪飞也为自己的表现有些后悔。

 

暑假的全国轻工中专教育研讨会如期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教师们云集于海城市。开会的地址选择在紧靠东海岸的轻工部干部培训中心。白雪飞和张志远都参加了会议。

培训中心大礼堂的主席台上,悬挂着金色大字写成的横幅,全国轻工中专教育会的领导一一走上讲台,总结了过去一年来轻工中专教育各个方面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最后还布置了编写系列教材的具体任务,白雪飞注意到了:《工业企业统计》和《统计学原理》的主编都不是自己学校的,其中《工业企业统计》的主编是天津轻工学校的谭伟宁老师。她想:“主编是那个学校的,当然参编也是人家自己学校的人了,看来自己参编工业企业统计教材的事情是没戏了。”

大会结束以后是分组讨论,白雪飞被安排在华北组,和天津轻工学校的谭老师在一起。她很想打听一下有关教材编写的具体情况,可是分组讨论的内容主要是针对中专教育中存在的动手能力不高、毕业实习流于形式等问题展开的,白雪飞始终没有机会提出自己的问题。

散会以后,白雪飞找到了独自在海边散步的潘亚东老师,说:“潘老师,我找你问点事情,你看我还有没有希望参编《工业企业统计》教材呀?”

潘亚东说:“啊,这个问题我和天津的谭卫东老师沟通了一下,他已经把全部参编人员定下来了,咱们学校是付文斌老师参编,具体是写工业原材料统计那一章,他已经私下找过付老师了。你刚来,还年轻,再等机会吧。不过我想:现在各个学校都没有模拟实习资料,你要是能搞出一套模拟实习教材,咱们可以推荐到各个成员学校使用。到时候也可以争取公开出版。”

白雪飞听后,立即振奋起精神说:“潘老师,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搞好这个模拟实习资料。开完这个学术会议,我就开始找一个工厂着手搜集资料。”

潘亚东很关切地说:“你初到海城市,本地的工厂你熟悉吗?”

白雪飞很有信心地说:“海城市是我爱人的故乡,他的兄弟姐妹们都在工厂里上班,也有几个是当厂长的。我试试看吧。”

潘亚东很感兴趣地说:“原来是这样呀,你爱人是不是会计教研室的张志远老师?没想到他是海城市的人呀,那你一定是通过他的亲戚介绍到咱们学校来的。”

白雪飞说:“这倒不是,我们夫妻两人本打算通过化工部的关系调动到聚氨酯公司,谁知道正赶上聚氨酯公司划归地方所有,我们的档案到了省人事局,省人事部门便认定我们是当教师的材料,这不就来到咱们轻校了。”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沿着海边来到了海城山公园门口,潘亚东说:“想不想去公园里走走?”

白雪飞点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他们就走进海城山公园。他们顺着公园的林荫小路来到船型礁石上,潘亚东说:“白老师,你看,只有站在礁石上才能看见大海,看见大海对面的海城岛屿。如果你总在林荫小路上徘徊,你就看不远。在学校的职业发展也是这样,要把视野放远一点,你们还年轻,我是说你和张志远老师,该努力的地方很多。比如你们喜欢写作,就可以多写些学术论文发表在杂志上嘛!”

“潘老师,谢谢你的指点。我刚才是有些心太急了。”

“是啊,你不用着急,在学校工作时间还长着呢,有你表现的机会。当你慢慢地熬成高级讲师,说不定人家叫你当主编,你还嫌太累了呢。哈哈哈、、、、、、”

潘亚东话题一转说:“白老师,我想安排你在假期里去看看学生实习的情况,对他们做些指导,帮助他们和厂方沟通一下,你看怎么样?”

白雪飞说:“好啊,这样的话,我说不定还可以叫学生帮助我搜集资料呢。”

潘亚东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拿出了一份表格。白雪飞一看是八二级学生下厂实习的花名册。她想:原来潘老师随身带着他关注的工作呢。

潘亚东指着表格说:“诺,这个海城陶瓷厂,还有这个海城造锁总厂你去看看吧。”潘亚东拿出笔和纸记下了两个工厂的详细地址,递给白雪飞。白雪飞说:“请你再给我写上学生的名单吧,这样我好和学生取得联系。”潘亚东又按照实习名单表抄写下了四个学生的名单——孙小梅、陈海、钱艳艳、郭勇。

这时候,晚霞映红了海城市的半边天,海风吹的整个城市凉爽起来,海边散步的人多了起来。潘亚东又对白雪飞说了一些鼓励的话,他们就分手了。

二繁忙的暑假

海城市最热的天就是八月份,这天一早晨起来太阳就火辣辣的,温度计上的水银柱已经升到三十五度了,孙小梅和陈海挤上一路公交车,一直做到终点站——海城陶瓷厂。车上人很多,还没有空调,他们被挤得满身大汗。一下车,孙小梅就哭丧着脸说:“陈海,你说我们下厂实习都一个礼拜了,连什么是台账、什么是统计报表还没看见呢。这怎么办呢?实习报告怎么写啊?真是烦死人了。”

陈海也没有什么办法,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无可奈何地说:“王师傅不是要我们先到车间看看吗?我们问问师傅吧。”

“有什么好看的呀,我们又不是学习工艺的。咱们今天就在办公室看看统计报表吧,就跟王师傅说我们要准备些实习报告了。”孙小梅很任性的说。

陈海有些胆虚,他懦弱地说:“这样不太好吧。还是听师傅的安排吧。”

正说话的时候,他们的师傅王晓明在窗户上叫他们呢“小孙,小陈,快点走,你们老师来看你们了。”两个人赶快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着走向办公室。

他们一走进办公室的门,王师傅就对他们说:“孙小梅,陈海,你们白老师等你们半天了。你们怎么才来呀?”说话的语气中夹杂着点儿不耐烦。

“路上堵车。我们其实早就从学校出来了、、、、、、”孙小梅想辩白几句,王师傅立刻制止了她。说:“白老师刚才说了,从今天起,你们协助白老师一起搜集和整理统计资料,你们必须在早一点来到办公室。”陈海一看,来了一位年轻美丽的女教师指导实习,顿时很来劲儿,打了个立正说:“是。”

孙小梅用奇怪的眼神瞧了陈海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谁也没有听清楚。

王师傅对白雪飞说:“白老师,你先和你的学生谈谈,我马上去开生产调度会。”说完就走了。

这时候,孙小梅和陈海才发现了桌子上放着一些统计资料。等王师傅走出办公室,他们两个一起对白雪飞说:“白老师,我们来了一个礼拜了,这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统计资料。王师傅从来不给我们统计资料,总让我们下车间,下车间能学习到什么呀?”

白雪飞看了他们好一会儿,很严肃的说:“在计划统计处,到处都是和统计有关的资料,不用师傅专门拿出来给你们看,你们自己就可以通过帮助师傅工作得到。”

孙小梅说:“我们师傅不让我们帮助他干活,他都自己干了。”

你们自己应该主动点。好了,咱们不说这个话题了,我还有事情需要你们帮忙呢。”白雪飞一边说一边拿起面前的年报表说:“孙小梅,你来帮助我把这份统计年报复写两份,你自己留一份写实习报告用,另一份过两天我来拿。你的实习报告题目就定为《海城陶瓷厂生产及销售情况分析》。初稿写出来以后,我会帮助你修改的。你看怎么样?”

孙小梅高兴地说:“太好了。我一定认真复写。”

白雪飞又对着陈海说:“陈海同学,你来搜集能源消耗方面的资料,你看这墙上挂着的就是全国陶瓷行业能源消耗的统计资料。”白雪飞顺手从墙上拿下挂在那里的一本统计资料继续说:“你的任务是把本企业的资料和同行业中能耗最低企业的资料一起复写出来,你自己也留下一份写实习报告用。另一份给我。你的实习报告题目就叫《海城陶瓷厂能源消耗分析》,最好能把本企业在全国同行业中能源消耗的排名列一张表。”

“好的,一定完成任务。”陈海笑着说。有点开玩笑的意味。

白雪飞又从墙上拿下生产日报表说:“你们看,王师傅把统计资料都挂在墙上呢,他在等着你们去发现呢!生产日报也可以进行生产节奏性分析呀;还有这个销售日报表也可以进行合同完成情况分析呀。另外你们看师傅的卷柜是开着的,你们可以问过师傅以后打开看看里面的历史资料,对你们来说也是学习呀。要记住,你们来到工厂首先要和师傅打成一片。其次是主动帮助师傅做一些事情,哪怕是最不起眼的端茶倒水也是可以沟通我们和师傅之间的关系的。”

以上一席话,把孙小梅和陈海同学都说服了。白雪飞从随身带着的书包里,拿出万能表、复写纸和圆珠笔给孙小梅和陈海用。她说:“来工厂实习,文具最好自己准备,不要用工厂的,人家也都是花钱买的。好了,你们开始干活吧。”

于是连个学生在白雪飞的指导下开始垫着复写纸用万能表复写统计资料。

过了一会儿,王师傅开完生产调度会,走进来了。白雪飞说:“王师傅,我按照咱俩商量的那样给他们布置了任务,抄写去年的统计报表。你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帮忙千万别客气,让他们做,只有做工作,才能学到东西嘛。陶瓷厂对咱们学生实习一贯很支持,我们校长还说让我谢谢你呢!刚才咱们已经谈了很多了,你忙吧,我再到其他工厂看看。”

王师傅说:“你客气了,我也是今年第一次指导学生实习,我们李科长比较有经验,他最近出差了。我一个人比较忙,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指导。这回好了,你一来他们需要忙乎一阵子了。”

白雪飞客气的说:“等下次来的时候,我再向你请教吧。那我们再见吧。”说着伸出了右手。

王师傅握住白雪飞的手说:“我送送你。”在工厂大门口,王师傅说出了自己的苦恼:工业净产值统计数字一直不准,用生产法和分配法计算的数字,差距很大。

白雪飞说:“我在工厂做统计工作的时候,设计了一个《生产费用调节表》,下次拿来给你试用一下。”

白雪飞感觉和这为王师傅很投缘,两个人一见如故。她想自己应该交往几个企业界的朋友。

王师傅说:“白老师,不是我背后说你们学生的坏话,你们那个孙小梅,听说还是学习委员呢,怎么一点主动性也没有,像个癞蛤蟆似的,打一下,蹦一下。几乎每天迟到。”

听了这话,白雪飞感到很难为情,他说:“王师傅,学生不懂事儿,你多担待吧,我们下次一定选择沟通能力强的、有眼力劲儿的好学生来你们厂实习。”

王师傅说:“说实在的,也许你们这一次也是选择的好学生,但是,我们不需要学习委员什么的。我们只需要不耻下问的、勤快的徒弟。哪怕调皮点也不要紧。”

白雪飞笑了,她笑起来总是露出洁白的牙齿,使人很愉快。他说:“王师傅,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于是白雪飞再一次和王师傅握手告别。

 

告别了王师傅,白雪飞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于是在路边的小饭馆里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就挤上二十一路公交车,来到海城市造锁总厂。

当她走到海城市造锁总厂生产计划处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职员正在给给两个学生讲解工业净产值报表呢。

白雪飞走上前去,单刀直入的说:“师傅你好,我是轻工业经济管理学校的教师白雪飞,我是来看望师傅和学生的。”

张文丽感觉很突然,她说:“没想到,白老师这么年轻呀,来,天儿热,吹吹电扇吧。”白雪飞也说:“师傅你也很年轻呀。你贵姓?”

钱艳艳立刻说:“白老师,我们师傅姓张,大名叫张文丽,怎么样?好听吧?”

“真好听。你们在研究什么问题呢?”

“工业净产值的计算。”师徒三人异口同声。白雪飞心里想:他们师徒的关系真融洽呀!

白雪飞坐下来立即参加了工业净产值统计的讨论。

张文丽很会说话,她说:“两个学生非常勤学好问,就是这工业净产值计算讲了两遍了,还是不明白。可能是我讲的不够好。”钱艳艳赶紧说:“张师傅客气了,是我们太笨了。”

白雪飞仔细一看,张文丽设计的《生产费用分解表》和自己的《生产费用调节表》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关于税金的计算,两个表不太一样,于是,白雪飞在张文丽的表上略加修改,就成了自己的调节表。张文丽听了白雪飞的解释以后说:“白老师,你这样修改以后,更加合理了。”

白雪飞说:“用我这个表计算工业净产值,只要会计资料是唯一的,生产法和分配法计算的结果在数字上完全一致。”

张文丽说:“对呀,以前我也是奇怪,怎么两种方法计算的结果不一样呢?”

白雪飞说:“目前学术界存在着两种看法,一种意见认为:无论采用什么资料计算,分配法工业净产值和生产法工业净产值都不可能完全相等,应该存在这计算误差。另一种意见认为,如果两种方法都使用一张生产费用表的资料,应该是相等的。我赞成后一种意见。”

张文丽说:“白老师,经过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

“那好,以后我们多联系,互相学习、互相帮助。我想要一份你们企业去年一个月的生产统计资料和去年的年报资料,然后我加工一下,给下一届学生做模拟实习用。你看方便吗?”

张文丽很热情地说:“可以,可以,我叫两个学生给你复写一份好吗?”

“好的好的,我下周三来取吧。”白雪飞说。

“老师不用了。我们送到你家里吧,我们还要让你看看实习报告呢。”

“好的。”白雪飞把自己家的地址写了个便条留给了两个学生。令白雪飞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工业净产值的探索,使她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企业界许多统计员计算工业净产值都需要《生产费用调节表》,于是她编写了一本统计案例分析资料,题目叫如何做好工业净产值统计。整个假期他都在忙于推广工业净产值的计算方法。她想把自己对工业净产值统计的探索写成论文,投稿到国家统计局的内部刊物《统计教育参考》上面。这都是后话了。

 

在白雪飞忙于搜集模拟实习资料、忙于在造锁总厂、陶瓷厂、轴承仪器厂、无线电厂等工厂推广她的工业净产值统计方法的时候,张志远在家爬格子呢。他负责带孩子和做中午饭,白雪飞中午一般不回家吃饭。

张志远早早起床,给孩子穿衣吃饭,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以后,自己就开始写书,他对自己要求很严,一个错别字也不能有,于是进度比较慢。

有一天黄昏,主管教学的任平理校长突然来到张志远的家,张志远正在狭小的房间里写教材呢。任校长没有进门,只是在门口对他说:“原本主编《会计学原理》的朱老师因病住院了,全部书稿都要由你来编写。但是你只能算参编。主编仍然是朱老师,因为这是在会议上定好的,不能更改。”

张志远感觉这种事情上不能显得太计较个人得失,于是就答应了。任校长走后,在门口做饭的白雪飞推着张志远进屋,然后说、:“你怎么那么痛快就答应了,这不是明摆着太吃亏吗?”。

张志远调侃地说:“夫人你这就不懂了,这叫不给领导出难题。编写一套符合中专教学需要的教材,对学生有利,对教学有好处,不让你个人署名,写上集体创作,你能说不干吗?人民教师的觉悟哪里去了?哈哈哈、、、”

白雪飞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好停顿了一下说:“开饭吧”

他们的儿子见妈妈爸爸起争执,就说:“妈妈爸爸别吵架,那样不文明。”于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起了晚饭。

晚饭后,白雪飞对张志远说:“师兄,能帮助我看看我编写的教学案例吗?你不帮助我看看,我总是不放心交稿。”

张志远说:“好一个属马的,就是跑得快,我这才写了一章,你就完成一个案例的编写了,好,我帮你把关。”

于是这天晚上,张志远和白雪飞一起认真的研究了工业净产值的计算、生产费用调节表的科学性、实用性、可行性等。

白雪飞说:“我在海城市几家企业推行试用了我的调节表,感觉没有什么漏洞,于是,写了一篇论文,你也帮我看看吧。”

张志远看完论文,感觉很多地方交代的不清楚,于是做了许多修改,说:“你准备向什么刊物投稿?”

白雪飞看着修改后的论文,感觉比自己的初稿好多了。她说“我在犹豫,投《统计教学参考资料》,不知道行不行?”

张志远说:“怎么不行。经过我的修改,我看一定能见刊。”

“那好,我这就找信封,明天就投出去。”

当日历一页一页翻过的时候,在没有电扇的夏天,张志远几乎成了写作的机器,他不但完成了《会计原理》的全部书稿,还帮助白雪飞完成了案例教学资料、模拟实习资料的定稿工作。终于在开学的前一天,他们把一个假期的成果摆在桌子上。然后可以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杯啤酒了。两口子不由的感叹:当教师也是没有假期的呀!

第二章新的学年争创重点

金秋季节,鲜花开满了校园。海风吹来了海鸥的歌唱,南山上的松林发出一阵一阵的欢呼声。教育界迎来了第一个教师节,海城轻工业经济管理学校迎来了它恢复招生的第十年校庆。整个校园里到处是一片欢歌笑语。

从学校的礼堂里传来了热烈的鼓掌声,那里正在举行着隆重的庆典仪式。主管教学的校长任平理正在结束他的大会发言:“各位来宾、各位老师和同学们值此教师节之际,也是我校十年校庆的大喜日子里让我衷心的祝愿我们的学校办成一所全省重点中专学校。”

主持人在经久不息的鼓掌以后走上讲台说:“下一个发言的是教师代表蒋佳亮。大家欢迎。”

蒋佳亮身材高大、魁梧,年轻帅气,嗓音洪亮,操着一口标准的胶东家乡话说;“各位嘉宾、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和同学们:大家节日快乐。今天我们在这里欢聚一堂,庆祝第一个教师节,也是我校恢复招生十周年大庆,我谨代表全体老师向来自各个行业的老校友们问好!向领导和同学们问好!四十年前,爱国华人刘德刚为振兴华东的工业创办了我们学校,即工业专科学校。历尽历史沧桑,几经搬迁我学校终于在1975年恢复了招生,改名为海城轻工业经济管理学校”

这时候,白雪飞和潘亚东坐在一起听会,那边是后排,他们在小声说话。潘亚东介绍说:“这个蒋佳亮老师目前刚开始代理会计教研室主任,原来的主任住院了,估计不会出院了,很可能将来就把代理去掉了。他可是本校毕业的嫡系部队呀,校长很看重他哟!”

旁边有人在看他们,潘亚东不在乎,仍然说:“咱们学校对自己培养的学生特别信赖,大胆使用,还有教务处的夏文海也是咱们学校自己培养的干部。”

白雪飞说:“是吗?教师中也有自己培养的学生吗?”

“有,比如咱们教研室的李晓莉和宋晓丽老师都是本校的学历。会计教研室也有几个。”这时候新生代表郭国栋和老生代表杜飞的发言正在进行中,他们什么也没有听见,只听见大家的鼓掌声。

散会以后,大家到学生食堂会餐,开汽酒的声音很响亮,白雪飞带着孩子和一些年轻教师在喝酒,一边喝一边说话。说话的内容都集中在怎样教育孩子。有人问白雪飞的小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啦?”小男孩仰起头说:“我叫张旭,弓长张,旭日东升的旭。我5岁了。我是属猴的,1980年出生。”大家听了都笑了。

又有人问:“你认识横幅上的字吗?”

小男孩说“热烈庆祝第一个教师节即我校恢复招生十周年”

“嗨,真是不错,小朋友认识多少字呀?”有人问。

“不多,三千多个"

“还挺谦虚。”

“认识那么多字,为什么不送他到小学读书呢?”不知什么时候学校的副校长任平理来到大家身边。

大家都起身对副校长表示尊敬,白雪飞对副校长说:“我们没有刻意教育他做小天才什么的,识字是他的爱好,我们希望他自由发展,让他在快乐中成长,使他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我们就知足了。”

“这个想法很有特点嘛,现在许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天才少年,你们的孩子就是一个小天才,而你们却希望他做普通的孩子,这很难得嘛!”任校长意味深长的说。

白雪飞说:“任校长,假期里我在指导学生实习中发现了一些问题,对如何搞好我们学校的教学工作产生了一些想法,我把这些想法写成了一封信。”说着从手提包拿出一封信递给了任校长。继续说“希望能对咱们学校的教学工作有点帮助。”

任平理接过信说:“谢谢白老师对学校的关心。谢谢白老师对学校教学工作的关注。”

白雪飞说:“这是应该的。”

任平理说:“走,我们边走边随便谈谈。”于是,任平理和白雪飞拉着小男孩一路边说话边走路,走出校门以后,白雪飞上了2路公交车。任平理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任平理打开了白雪飞写给他的信。信的内容如下;

尊敬的任校长:

您好!我来学校时间很短,本不该对学校的教学工作说三道四,但是,通过假期指导学生实习,发现了一些问题,产生了一些有关教学改革的想法,感觉作为一名教师不该隐瞒自己对教学工作的想法,于是斗胆写了这封信,希望您在百忙之中能够看一下,如果能够对您或学校的教学工作有什么帮助,那么我将感到十分荣幸。

我在指导实习工作中发现有些学习成绩很好的同学,比如孙晓梅同学在班级是学习委员,总成绩排名第一,而在工厂实习中缺乏主动性,去工厂两个周以后,仍然不能进入角色。实习工厂的统计资料就挂在墙上,她却说师傅保密不给他们看。因为师傅没有从墙上摘下统计报表给他们看。他们在学校的时候,老师都是手把手的教授他们,并且把标准答案给他们,他们只要做背书的机器就可以做好学生了。而在学校考试成绩不佳的郭勇和钱艳艳却在沟通能力上比较强,去工厂两个周里已经和工厂的师傅建立了良好的师徒关系。从这里我想到了我们的教育理念应该有些改变,我们应该设计一种全新的教学模式,要教会学生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要培养学生的动手操作能力和人际沟通能力。

恢复高考以来,从小学到中学都围着高考的指挥棒转,我们的学生从小就学会了背书,他们是初中生中的佼佼者,他们考试成绩优秀而且家庭贫穷,才来到我们中专学校,我们的责任是教会他们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本领。教会他们处理数据、从大量的数据中发现经济规律。并对经济问题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分析,帮助领导进行经济决策。因此,我们不能像中学那样叫学生死记硬背。

为了解决学生中普遍存在的沟通能力差,实习中学不到东西的问题。根据教研室的安排,在假期中,我利用指导实习之便搜集了两个工厂的统计资料,编写了两份模拟实习资料,我希望在学生下场实习之前,先进行两个周的模拟实习,让学生对统计工作有一个初步的认识,消除他们对统计报表和数据处理的神秘感。然后仍要下场实习四周或更长时间。我要强调的是不能用模拟实习代替下场实习。下场实习能不能学到东西,关键不是在工厂一方;而是在学校一方。我们应该从培养学生沟通能力、学习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方面找原因。

为了培养学生的动手操作能力和处理问题的能力,我建议学校提倡案例教学,假期我编写了一份《工业净产值统计案例》准备在教学中使用,希望能够得到您的肯定和赞成。

以上是我对本校教学工作的一点不成熟的见解,希望能够对学校的教学工作有帮助。此致

敬礼

白雪飞

1985年9月10日

任平理拿着这样一封普通教师的来信陷入了沉思:白雪飞在来信中提出的问题确实是学校教学工作中应该考虑的问题,但是,要申办省内重点中专,必须按照省教育厅的有关文件来办。案例教学和模拟实习都是省内重点中专评估条列中没有的内容,如果学校在此方面投入太多的精力,势必影响学校的评估工作。这叫任平理非常为难。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